秋 雨

时间:2018/10/18 23:18:31 来源:河津新闻网 浏览次数:

 ●原红霞

    夜里常常醒来,忽就听见淅淅沥沥的雨声,一觉醒来,又没了,仿佛小县城是个景点,雨自己在进行一场又一场“说来就来,说走就走”的旅行。秋天的雨垂得很低,雨珠连成线,线织成网,将小县城的悲喜罩住。在窗前听雨,会不自觉哼起“曾梦想仗剑走天涯,看一看世界的繁华……嘀哩哩哩嘀哩哩哩等待,嘀哩哩哩嘀哩哩哩哒哒”。秋雨过处,铺天盖地的喧嚣一下就凉了,留一种难以言说的寂静。无边的寂静,直渗到时光的深处。

    那个雨夜,我一遍遍追溯,问自己:三十年前的雨也像现在这般任性吗?

    “都一样吧。人总急于抓住一些宏观的事,而忽略了许多有趣的细节。”

    三十年前的雨一样,不一样是那时候我家没有伞,逢雨必戴一顶家里最好的旧草帽,或者把编织袋的两个底角一个撑起,一个凹进去重叠,做成个

“人”字形的简单雨披。母亲做的布鞋沾水就湿,一双笨笨的雨鞋是雨天必备。满村子的泥泞啊。踩着泥巴上学去,等进了校门雨鞋早已变得又笨又重了。

    教室门口的台阶、讲台成了大伙的剥泥台,一双双小脚在台阶上搓呀搓,非将鞋底的泥片刮得差不多干净,才肯就座。即便这样,一到雨天教室像铺了一层做工不均的泥毯似的,让人想着就浑身犯困。

    雨稍大些,村中间那条主路因地势低,就立刻化身河流,将村子隔成两半,东边人过不去,西边人过不来。眼睁睁看着汩汩的流水,喊的叫的,一时间人群乱成一团。稍顷,有人急着接孩子,挽起裤脚,就去试探水深,试着试着便过了“河”。也有失算鞋子灌了水,“哎哟、哎哟”几声,深一脚浅一脚,也能在惊险中渡过那岁月的河。

    一个秋天的雨后,两个小女孩在巷子里穿行。边绕开脚下的泥泞,边兴奋地讲:“听说再过几年,咱们这里也会变成城市。”

    “真的吗?”“城市是什么样子的?”

    “听说是水泥路很宽敞,不怕下雨路不好走,还有洋楼房整整齐齐,跟咱们村的土瓦房天上地下呢。”“还有,到时候小汽车普及了,每人一辆。”语气中洋溢着幸福与调皮。

    “那要多久呀?希望村子变城市时咱们还没有变老。”

    “哪会。快了,再过几年。”

    她说的到底是几年?那是她也不敢断定的事。

    “咱们得好好学习,不然跟不上时代,到时候这里就不让我们待了。”她补充道。

    一晃许多年。两个女孩考上了大学,见识了城市,见证了时代变迁、星云变幻,唯独雨,还是老样子。村子里所有道路都变成了水泥路,有洋房崛起。她们家的土房子,也早变成了水泥房,连房檐四周都闪着亮晶晶的琉璃。

    如今,她们在哪里?

    这些年,我不止一次梦回,寻找、探望那个小巷,看那些爬满绿苔、古色古香的墙,伸手抚触那年满地的星光,听小女孩空旷清脆的回声。

    我想搞清楚,明明生活幸福了,物质富裕了,为什么有许多人和我一样,还痴痴沉浸在过去的苦涩中难以自拔呢?也许,他们怀念的是不可复制的岁月,留不住的时光,刻骨铭心的感觉,而一切早已失去。我很害怕,昨天的已然过去,今天亦不会留下来,明天又能超越什么?我们在不断丢失一些东西,包括另一个自我。

    多么希望,有那么一条小巷一直不变地在那里等我。等我去遇见过去,牵手两个小孩,听她们说一些旁人听不太懂的对白……

    秋雨复又淅沥,这一夜淋湿的,是我忘不断,似又抓不住的远古的乡愁。

相关内容
电动葫芦
文章搜索
标题:

便民服务

  • 黄金投资:03596310992
  • 报纸广告: 03595060822
  • 装饰装修: 13753902678
  • 家电维修: 13466960191
  • 名片制作: 13623590878
  • 开锁中心:03595021007
  • 电脑培训: 正在招商
  • 纯净水: 5066999
  • 宾馆预定: 5066666
  • 订飞机票:5033108

晋公网安备 14088202000008号